本報記者 李保健 劉濤 實習生 孫鳳艷/文
  “彩禮”,俗稱聘金、聘禮,是男方在婚姻約定初步達成時向女方贈送的財或物,是婚姻初步成功的象徵。彩禮本是舊習俗,現在卻有越演越烈之勢,在石家莊周邊農村,隨著經濟發展,彩禮也在“水漲船高”,以致完全超出了一個普通家庭所能承受的範圍。其中趙縣個別區域彩禮甚至高達15萬元。這還不包括蓋新房、置辦酒席等其他花費。“彩禮之禍”已成為社會管理中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。
  為兒娶媳是全家奮鬥的目標
  陳女士是石家莊趙縣韓村鎮大馬村人。大馬村地處趙縣藁城兩地交界地帶,提起彩禮數額,陳女士用“高得驚人”來形容。陳女士告訴記者,大馬村附近主要以務農為生,地不多,每家平均大概五六畝左右。如今種地收入薄,一年兩季,一季玉米一季小麥,純收入每畝地也就是千元左右。然而彩禮錢少的八九萬,多的高達十三萬,如果單純靠種地收入,要想攢齊彩禮錢,全家人不吃不喝也要二十來年。
  “娶媳婦花費並不止這一項。”陳女士說,農村娶媳婦,男方家必須準備新房,一般都要求獨門獨院,5間正房配上幾間廂房。如今材料貴,人工費也高,蓋一處新房最少要15萬到20萬元左右。毛坯房還得好好地裝修一番,這才有了娶媳婦最起碼的本錢。還有的女方要求“三小”即小公公小婆婆、城內有小樓、家裡有小轎車。最好是有個小公公小婆婆,男方父母年紀小,將來既能帶孩子,還能給家裡掙錢,等於在經濟上又加了一層保障,也就是能“啃老”。
  “十幾年前,我結婚的時候彩禮也不過幾千元,近些年彩禮開始一路瘋漲,一年高過一年。”陳女士說,原來大家都盼著生兒子,現在家裡有兒子的反倒成了負擔,兒子有出息還好,家裡不用為娶媳婦操心;如果兒子沒有一個好工作,給兒子娶媳婦就成了全家奮鬥的目標,不少家庭除了種地,閑暇時間還得舉家外出打工。實在湊不夠,只得借債,但是女方一般都會有言在先,結婚後不承擔家庭一分錢債務,這就意味著家長將背負起巨額的債務。兒媳進了家門,老人的生活則陷入了困境。
  巨額彩禮讓許多家庭無力承擔
  大馬村周邊彩禮錢在趙縣並不算高。趙縣是著名的“中國雪花梨之鄉”,在趙縣東北部梨區一帶,彩禮之風更甚。趙縣法院的呂國清長期關註農村彩禮問題。呂國清告訴記者,2012年,梨區彩禮不超12萬元,2013年竟然出現了15萬元的巨額彩禮。種植梨樹的收入比種地強不少,但是巨額彩禮也讓許多家庭無力承擔。有人給梨農算過一筆賬,如果彩禮錢要12萬元,家裡有梨樹4畝多,平均每年能產1000箱梨,按照現價每箱梨30元計算,攢夠彩禮錢不吃不喝需要4年時間。而且,梨區還流行新的“三金一響”,所謂的“三金”並不是以前所指的金戒指、金耳環、金項鏈,而是三斤百元大鈔,三斤百元人民幣稱重約15萬元。“一響”以前指的是摩托車,現在所指的則是小轎車。這還不算給女方的衣服錢,結婚宴請親朋的酒席錢。綜合算下來,沒個三十萬元左右,娶上媳婦基本上是空談。
  新寨店鎮彭家莊村的劉女士告訴記者,彭家莊的彩禮錢目前大概在8萬左右,但是不少女方要求男方家在縣城有樓房,最好有個商業門臉。這樣將來收入有保障,吃喝不愁。“家裡一個兒子的還好點,如果有兩個兒子,就不是扒一層皮那麼簡單了。”劉女士說,一般為一個兒子娶媳婦基本就將家裡的積蓄榨乾,甚至還要借債,另一個兒子如果還需要家裡張羅結婚,就是把老人逼死也無力負擔,只能聽天由命。“你隨便打聽打聽,哪個村沒幾個光棍。”劉女士說,大村人口多,光棍也多,有幾十人很正常,小村裡有十幾個光棍也不奇怪。
  索要彩禮關乎“面子”問題?
  娘家索要彩禮,是女方父母給自己留養老錢?陳女士告訴記者,如果真成那樣,那就和賣閨女無異。女方家之所以索要彩禮,主要是試探對方的家底。男方家如果出得起彩禮錢,蓋了樓房,買了小轎車,說明經濟收入不錯,女兒嫁過去不會受窮。彩禮錢拿到手後,女方很少會揣進自己兜里,一般都會為新房置辦傢具、家電等物。你別小看農村,傢具、家電的檔次一點不比城裡差,甚至女方用的都是最新款的蘋果手機。彩禮如果花不完,娘家會將其存在一張卡上,讓閨女留著,作為閨女的私房錢。
  此外,巨額彩禮也與“面子”有關。陳女士說,中國人都好面子,別人家嫁閨女彩禮是8萬,有人就覺得自家閨女也不差,彩禮錢比8萬隻能多不能少,否則別人會以為自家閨女不值錢,怕將來在男方家受白眼。“面子”形成了攀比之風,以致彩禮錢節節攀升,屢創新高。
  趙縣法院的呂國清認為,彩禮問題的深層次原因是農村男女比例的嚴重失調。其次是農村女青年也願意“跳槽”,在大城市打工,習慣了城市生活,自然就不願意再回農村,留在村裡的女青年也願意往縣城走,導致留在農村的女青年越來越少。農村女青年少了,嫁人時可選擇的對象就多了,就會挑挑揀揀,再加上“面子”等心理作祟,導致彩禮錢越來越高。與之相反的是,在城裡上班的女青年卻比男青年多,以致出現一批“剩女”。
  農村因為男多女少,年輕女性尤為“搶手”。呂國清說,原來離異的年輕女性從心理上會覺得低人一等,如果離異後帶著孩子,再婚更是一個難題。現在離異女性根本不愁嫁,即使帶著孩子也不成問題。而且索要的彩禮錢一分也不少。
  每年冬天,是農村婚嫁高峰期,日益沉重的彩禮負擔問題卻是這場“婚嫁交響曲”中混雜著的不和諧“音符”。呂國清說,各地男方婚前交給女方的彩禮儘管數額高低不同,但彩禮數額節節攀升的勢頭卻都有增無減。彩禮數額的節節攀升,不但造成社會資源的浪費,還為以後處理婚姻糾紛埋下了隱患。巨額彩禮日益成為影響農村社會穩定的“定時炸彈”,提倡文明、節儉的婚禮已成當務之急。政府與社會組織有必要從社會管理創新的角度,對彩禮的歷史、現狀、司法處置加以研究並大膽創新,找出辦法,最大限度地消弭巨額彩禮帶來的不良影響。
  (原標題:彩禮之禍:娶個媳婦30萬)
創作者介紹

Evening

ezbkwn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