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京報記者 郭延冰 攝
  包括張艾嘉、劉偉強、吳君如等太多人都形容過金城武就好像是個外星人,他就是一個始終游離在娛樂圈外的異數:接戲少、零緋聞、不拍宣傳照、幾乎不參加任何宣傳活動或發佈會,沒有戲拍的時候,你很難在網上搜到他的任何近況。如果不是參演吳宇森導演的《太平輪》,併在京舉行了全球首映,恐怕他不會再拋頭露面,這個“安靜的美男子”在如此浮躁的一個時代,與世無爭,不關心票房,不去找導演邀約,即便有人主動找他演戲,他首先會質疑自己的能力是否足以勝任這個角色。當金城武被新京報記者問及平時不拍戲究竟在做什麼時,他回答:“我就是過著普通人的生活。很普通,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。”這個答案從他口裡說出來,還是讓人覺得有點神秘。
  再看那段歷史——
  即使沒經歷過也會有感觸
  新京報:《太平輪》這個項目醞釀了很久,聽說2009年吳宇森就已經拿到王蕙玲老師的劇本了?
  金城武:我拍《赤壁》的時候就知道他下一部要拍這個電影。
  新京報:那時候他已經邀請你了嗎?
  金城武:那時已經有大概的陣容了,我後來接到《太平輪》劇本後一直好難過好難過,覺得這個劇本寫得這麼好,可是故事好像之前聽過,好像有哪個導演要拍,然後看到王蕙玲的名字,才去問導演是誰,聽說是吳宇森,我說他不是已經拍過了嗎?那時我才知道因為導演生病,導致整個拍攝停工,有的演員檔期過了,然後我才得到了這個機會。這讓我怎麼可以不接呢?我覺得以演員的身份能演繹王蕙玲老師的劇本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,當然我也真的要謝謝導演。《赤壁》那時候我也是得到他給的機會,他說你要不要試試看,我說當然好啊。
  新京報:你曾說對劇本很有感觸,是對嚴澤坤這個角色本身的命運,還是整個大時代的命運感懷?
  金城武:整個的。當然對我來講嚴澤坤這個角色,文化背景可能是很熟悉的,因為他有華人和那個時代的一些價值觀,同時也有日本的文化與價值觀,他是夾在中間生長的。語言上,講國語、講閩南語、講日文,這個我都比較熟悉。所以只剩下很純粹地把這個感情、情感用心去引出來。
  新京報:你對這段歷史可能沒有那麼瞭解,有去搜集當時的資料嗎?
  金城武:就像我講的我是在臺灣長大的,我母親是臺灣人,所以從我母親一家人身上我能體會到華人文化,看到這個劇本時我覺得這段歷史,不管懂不懂,但是我相信我或者是所有華人看到一定都很有感覺,難過或者是感動,這是一定會帶到裡面的情緒,因為你可能沒有經歷過,但是你的長輩有。即便我們沒有參與這段歷史,我們沒有經歷過戰爭,但是我們聽過,我們的下一代也沒有經歷過戰爭,但是他們也都熟悉這個歷史。所以大家看了一定會很有感覺。
  新京報:你在片中講三種語言,會有難度嗎?
  金城武:都OK。
  新京報:看完劇本以後有沒有找一些朋友,像蔡康永(其父親是太平輪船主)去瞭解細節?
  金城武:並沒有,因為你都知道大概的情況。而且王老師的劇本寫得非常生動,細節都寫出來了,非常完整。只是想怎麼去把這個嚴澤坤演到劇本所要的,導演要的那個感覺。
  新京報:等於你也沒有找當時遺留下來的原型人物去瞭解?
  金城武:沒有特別地去找誰問,只是剛好我助理的奶奶就是坐太平輪過來的,我會去向她瞭解一些當時的情況。
  諸位大牌合作——
  首次搭檔但很“相親相愛”
  新京報:這次是你和吳宇森的第二次合作,他有沒有從你身上挖掘出來一些新的東西?
  金城武:我覺得導演很疼愛演員,會問你想怎麼做。我們每場戲,導演都會事先拍好,我們到了現場,他會找替身演員走下位置給我們看,但到最後他還是會問“你覺得這樣好嗎?”“你還有什麼其他的想法?”當我們還沒有到現場時,我會自己設想下如何去演,可當你看到導演的拍攝想法時,你會有一種驚喜,讓我知道原來還有這樣的方式可以去演這場戲,我就會覺得有被挖到新的東西。
  新京報:《太平輪》中有那麼多的感情戲,你會不會覺得壓力很大?
  金城武:嚴澤坤的確是一個感情戲很多的角色,不單是愛情,還有親情。他還要面對那個時代,面對戰爭這些悲哀的事情,他有很多複雜的情感在裡面。壓力肯定有,但這個壓力只是能不能把嚴澤坤的感覺演出來。不能只會哭,應該有其他的表演方式,我們的演出也好,導演的設計也好,都能讓這個表演比原來多一百倍的豐富和感動。
  新京報:吳宇森是怎麼說服你去拍吻戲的?
  金城武:沒有必要說服啊,因為劇本就已經寫好了,只是我們可能有不止一次的吻戲。我記得有一場戲又要吻,我就問導演,這一次你想要什麼樣的感覺?他就說我不要那個怎麼怎麼樣,感覺他說話的狀態非常可愛,我說“我瞭解”。
  新京報:影片會集了亞洲很多頂級演員,大家會好奇,這麼多大牌演員在一起合作,劇組裡的氛圍是怎樣的?
  金城武:我們都很相親相愛,我和曉明可能是第一次合作,大為也算是第一次啦,因為之前的《赤壁》沒有真正的對手戲。當時正好曉明和大為與陳可辛導演剛合作完,就會感覺很親和。我和子怡之前也合作過。可惜的是我並沒有和子怡、大為、曉明有那麼多的對手戲。
  【你絕對想不到】
  最想拍的是喜劇,有格調的那種
  新京報:這幾年為什麼你和吳宇森、陳可辛兩位華人導演合作比較多?
  金城武:其實我覺得是他們兩個一直都給我機會。我也沒有特別主動去問這兩位導演可不可以找我演,不能這樣。都是突然就找到我,讓我得到這個機會。所以你應該問他們,不要問我。不過,他們第一次找我的時候,我也會覺得你是不是找錯人了。當然還是想再次合作下去的,也希望一次能比一次更為影片添彩。
  新京報:從這幾年你演的影片題材上看,也多是歷史古裝片,這是你刻意要求的嗎?
  金城武:沒有,我覺得剛好陳導演這時候想拍這個,吳導演想拍這個,並不是我在挑要拍什麼類型的電影。
  新京報:你有沒有特別想合作的導演?
  金城武:都想合作啊,我覺得劇本是大家的一個標桿,當然可能有時候劇本我們會修改,比如一些突發的靈感,有些導演可能根本沒有劇本,所以你不能說劇本是最重要的。但是有些導演會有劇本,所以你不能用條條框框去要求每一個人。
  新京報:吳宇森曾說,如果有可能的話想和你一起合作拍一部喜劇片。
  金城武:我第一次和導演碰面的時候在日本,他是去做宣傳的,我也忘了是什麼機會和他一起用的餐。第一次見面他就問我:“你喜歡拍什麼類型的電影?”我說:“我喜歡拍喜劇。”那時候帶我去的經紀人就捏我大腿,說你應該說拍動作片什麼的。然後我告訴導演,我覺得喜劇不容易,當然是很有格調的喜劇,不是傻乎乎耍寶的那種。
  新京報:吳宇森說如果你來做導演的話,他會做監製,你有沒有這個計劃?
  金城武:如果我當導演,他當監製,我可能賺到很多。有沒有興趣?有,但是沒有那麼強烈。和吳導演合作過兩次,我知道自己還達不到那種程度,還很難把控整個片場,去控製片場的各個方面,不管是對工作人員還是對演員,你能做的就是把劇本演出得更好,在他身上你會學到很多東西,你會覺得你根本不怕,可以放任的去嘗試,但是不會迫不及待地想去當導演,我還是蠻享受這種學習的過程的。
  新京報:你平時接戲都很謹慎,《太平輪》之後下一步的計劃是什麼呢?
  金城武:我看了幾個劇本,但還是在等,公司會先篩選,沒有明確的下一步要做什麼。
  新京報:陳可辛導演有透露說,有一個明星題材的劇本,王蕙玲當編劇,他當時也想找你。
  金城武:真的嗎?(一臉驚訝)
  南極哪能常去,私下就是普通人
  新京報:上次看你主演的電影還是《武俠》,大家都蠻感興趣,你這幾年在忙什麼?宅在家裡還是像以前一樣去南極,或是去哪個地方看世界?
  金城武:南極應該不會常去(笑)。其實我並沒有刻意去做什麼,我也不會刻意說我一年要拍幾部戲,都是順其自然的,碰到就是緣分,《太平輪》也是一樣,突然就給了你這樣的一個機會,然後就覺得劇本這麼好,為什麼不接,就參與了。
  新京報:那你平時不拍戲的時候都會做些什麼?
  金城武:我也沒有做什麼,平時可能就是和朋友吃飯啦,剛好在外國就在外國玩啦,或是看書什麼的,我覺得自己還好,只是大家會不知道而已。我就是過著特別普通人的生活。很普通,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。
  新京報:你這期間也收到過不少劇本,能不能透露一下?
  金城武:具體就不方便講了,因為都是沒有成立的。通常就是要跟朋友在一起,跟家人在一起,我覺得沒有必要攤開來說我現在在乾什麼。
  新京報:作為演員,你的產量雖少,但是質量還算有保障,你自己會不會覺得作品太少?
  金城武:還好,當然希望能碰到好的作品,越多越好。可能有的劇本我自己沒有把握,我不知道怎麼去演這個人,甚至我有時候覺得這個電影根本就不需要這個角色。我很喜歡電影,喜歡那種創作的感覺,把文字變成畫面,一個立體的東西,還有各個部門一起合作碰撞出來的火花那是很好玩的。
  我希望每接一部戲,都能做出一些色彩,人家找你演這個角色會覺得你來演是加分的,而不只是簡單地把一個作品拍出來。所以,在這樣的心理下,我會考量自己能不能演好一個角色,這個角色的特性我能不能夠做到,還要看這個劇本架構是不是真的有必要做這個事情。
  新京報:你之前也有過一年拍好幾部戲的時候,是不是現在刻意不想讓自己太忙,就慢下來了。
  金城武:我覺得慢其實是希望可以專心啦,以前是接了很多戲,拍到最後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演哪個角色了。可能是我的功力不到,我覺得我要專註一下,專註在一部戲,可能不會太累。坦白講,你要看你碰到的是什麼類型的電影、內容,它的規模有多大,因為你可能東跑西跑,在中國拍電影會很辛苦,飛來飛去很費時間,還要看那個戲的類型,如果都是很輕鬆的,可能還好。
  新京報:可能你現在更享受生活大於工作。
  金城武:都很享受。
  【破解傳說】
  安靜
  新京報:國內網友喜歡把你稱為“安靜的美男子”,你自己怎麼看?
  金城武:謝謝,我覺得大家怎麼說是大家的事情,可能這個階段大家這樣講你,下個階段大家就不這麼講你了。
  新京報:那你覺得自己是一個什麼狀態?
  金城武:這看和什麼比,因為形容一個人需要找到一個比較的對象,所以我覺得都是比較出來的吧。
  新京報:那現在這個階段呢?
  金城武:不能簡單地用“靜”或“動”來形容我現在是什麼狀態。你這一次有機會接到一部戲,儘力去做,然後去看成果,能不能讓自己滿足,讓導演也好,讓王蕙玲老師也好,讓觀眾都覺得它不但只是一個商品,它是一個作品,是大家看到不會後悔的一個作品。
  零緋聞
  新京報:你幾乎是零緋聞,在網上也搜不到你什麼資料,這一點你覺得自己是怎麼做到的呢?
  金城武:零緋聞也是人家講的,我一直覺得我受到很大的愛護啦,不管是工作人員還是喜歡我的媒體朋友都對我很好,我是有這樣的感覺啦。其實我並沒有對此做過什麼。
  神秘
  新京報:大家也會好奇你和別人的相處,因為確實會覺得你非常神秘。
  金城武:可能和我比起來大家都比較忙吧,參加的活動自然會比較多。別人一年接幾部戲可能是他的想法,可我的想法不太一樣,我以前也有一年接很多部戲,只是現在比較少了而已。每個人對事業的看法不一樣,到了某個階段看法也會改變,碰到的機會也不一樣。
  不問票房
  新京報:你會關心票房嗎?
  金城武:我不關心。但是票房好,當然是好事,對大家都好。對投資方也好,對導演也好,大家花費了那麼多的時間,投資方花了大量的金錢,導演在和病魔做鬥爭後繼續完成作品,票房是大家的一種收穫。
  採寫/新京報記者 安瑩  (原標題:金城武 安靜神秘零緋聞 我只想做個普通人)
創作者介紹

Evening

ezbkwnm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